当前位置导航 >> 曲艺文摘 >> 杂项
杂项
春秋赋
作者: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25日 点击数:

    我有一坛酒,酿了两千五百春秋,尔今拿来,与谁对樽劲舟。

    月上舟头,月下舟头,游走与连留,不碍古邗沟上,遐思那年,浩荡横阔铁马金戈号角连营奇军雄谋粗碗烈酒激浪搏流一鞭尽扫将相王侯中原争霸威名九洲。运河便是平仄波,战鼓声急,有多少豪杰,朝朝代代,唱遍英雄壮歌。潮升潮灭,叹城坚城破,昂天吼,一声行板,撼心震魄。一冢衣与冠,万般忠良志;擎我薪火,烛照千秋。淮南江北海西头,旧城新城,人也贤杰地也灵秀;引无数英雄,笑谈光阴如梭,倾尽梅花煮酒,共颂扬州。


 

    我有一坛酒,酿了两千五百春秋,尔今拿来,与谁品饮唱和。

    古门已锁,古门未锁,终难觅,你首制的琵琶,弦遗哪家寓所。你是流落民间的公主,你的美,令鱼愧雁羞,甚至,你如脂的玉手,在回望故乡时的那一按,便使灵壁巨石,泽印永久。你是史上和亲成功留下名姓的第一人,你用坚韧的家国操守,换来大汉帝国雄师万军都难以征得的北疆祥和。细君,我用一杯酒,敬你那首《悲秋歌》,远方的你,那些恋家的词,让天下的泪,化为思恋的酒。思恋的酒,一口又一口,醉了白沙滩头。春意稠,江雾稠,花姿流,月影流,最难消,无声处,夜空北斗,撩你思恋愁。孤篇何以压全唐,只是一种情,浓到无处启口,才会诉给春江花月夜,让婉约柔情似湍水,任意流。若虚,我敬你一盅一盅一盅酒,微醺之后,听,地上有情人,为天上的你,击琴唱和。我和你,你和我,邀来天下游子,共恋扬州。


 

    我有一坛酒,酿了两千五百春秋,尔今拿来,与谁一醉方休。

    你沿春路走,你沿秋水走,当然不如,骑鹤拨云朵,遥看神仙居处,绿杨城郭,敞怀揽收。敞怀揽收,登高临望,有扶风植柳欧阳修。文章太守,挥毫平远楼,旷世风雅,蜀冈处处留。即使苏东坡,春知扬州,秋辞扬州,数次往与返,徘徊堂前柳,洒一壶五泉水,添一抔寺畔土,如何抵得,知音复知己,豪放与潇洒,醉了也难休。豪放复潇洒,醉了也难休,便须忆,李白四下扬州。侠客信游,住过夏又冬,住过春又秋。故交与新友,寻遍巷陌美食美景美女美谈美物及美酒,方留得,烟花三月,诗长诵,曲长和,一咏一千秋。汉唐数到今,诗赋满舫舟。

    我用一坛酒,约两千五百年圣贤与名流,在廿四桥头,赏二分明月,听筝箫欢奏,共醉大美扬州。